首页 会务动态  参政议政 社会服务  组织建设 宣传教育  图片新闻 理论研究 浙江民建杂志 历史钩沉  重要专题 民主监督 地方信息
关键字

2019年5期
往期查询
他让失传逾百年的开化纸重现人间
——记民建会员、开化纸传统技艺传承人黄宏健
作者: 时间: 2020-07-24
    纸是中国四大发明之一,自问世以来,成为世界各国保存文化、传播文明的载体。明清时,最顶级的书籍用纸叫开化纸,产于开化,贡给皇家,用于重要典籍的出版,比如《四库全书》《康熙字典》等。开化纸细腻洁白、薄中见韧,纸张寿命长达千年,现代工艺生产的纸张也难以媲美。可是大约在百年前,开化纸的生产技艺就失传了。1940年,时任上海文史馆馆长、商务印书馆董事长张元济曾说:“昔日开化纸精洁美好,无与伦比,今开化所造纸,皆粗劣用以糊雨伞矣。”
    70多年后,在开化,一位叫黄宏健的人造出了新开化纸。
    千寻万找,只为一“纸”传说
    在黄宏健成功以前,开化纸是传说般的存在。
    无数典籍文献不吝赞美之辞记载了这种昂贵的纸。在著名的图书馆、博物馆和藏书家手中,还有一些价值连城的开化纸古本。可是,没人知道这些名贵的纸是怎么做出来的。
    2010年,因孩子上中学需要陪读,黄宏健在开化县城开了一家小饭店,结识了一帮舞文弄墨的朋友。那时,以开化纸为历史渊源衍生出的开化贡纸制作技艺,刚刚被列为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。一时之间,开化纸成为小城的热门话题。除了本地作家以开化纸为题材创作小说外,还有老板拿出几十万元聘请安徽宣纸师傅重新制作开化纸。不过,宣纸师傅在浙江图书馆看过开化纸的样本后,直言“搞不出来”放弃了。
    开化纸真的失传了吗?黄宏健不甘心。
    黄宏健祖上几代人都曾以造纸为生,他也听老人讲过,家里生产的纸很白很白,运到常山县球川镇去卖,给别人修家谱用。黄宏健只有初中毕业,当过水电工、开过服装店,辗转干过很多行当,但依然梦想着找回造纸技艺。
    于是,他将饭店交给妻子料理,自己反复查阅开化纸的相关史料,每天开着小车,从周边一两公里开始,寻访开化还会造纸的老工匠,搜集整理开化古代造纸的信息。可是黄宏健能寻访到的开化造纸者,都如同张元济所说的那样,只能生产低端纸。不过依然有收获,黄宏健遇到一位80多岁的老纸匠,他说:“这些技术以前对儿子都要保密的,现在告诉你。”
    黄宏健还多次来到曾经的纸交易市场球川镇,找到当年最大纸号的后人,一点点了解纸市当年的盛景。纸号的后人告诉他,以前天气好的时候,溪边晒满了白花花的纸张。在史料中,黄宏健看到过康熙年间开化教谕姚夔写过一首《藤纸》,有“金溪一夜捣成雪,玉版新添席上珍”一句,将当年溪水两岸造纸的景象描写得淋漓尽致,也和纸号后人的说法互相印证。
    黄宏健说:“按现在的说法,这叫利用日光臭氧漂白,晾晒的还是半成品纸张。用这种方法造纸,纸张白度的稳定性好。”他又找到了球川最有名的造纸师傅的后人,打听晾晒工艺。只不过时过境迁,纸匠的后人也不知道其中的奥秘了。
    边学边做,全身心投入试验
    经过不断寻访,黄宏健整理了一叠有关开化纸制作工艺的资料。2012年,黄宏健在自己饭店的厨房里,用高压锅等厨房用具,开始试验造纸。“那个时候造出来的纸,完全不成样子。工艺不行,原料也有问题。”
为了找回开化纸的制作工艺,黄宏健和妻子关了饭店,在山中一边过着隐居的生活,一边闭门造纸。
    他找到江西婺源的老工匠,看了完整的造纸工艺流程。在寻访中,又发现了当地一种叫“弯弯皮”的造纸原料,几经查访,原来是学名为北江荛花的植物。这是开化纸的重要原料。
    后来,他搬到了华埠镇一个农庄里,在大山深处,白天琢磨造纸,晚上看书查资料。“每天的工作就是采集各种造纸原料,然后一遍遍试验。”
    黄宏健说,因为只有投入,没有经济来源,夫妻俩打拼二十多年的积蓄全花完了,只能靠贷款维持。
一段时间后,他们造出来的纸是越来越好了,可是距离真正的开化纸,还有很大的距离。问题出在哪儿?原来,开化纸珍本都是文物,黄宏健真正见过的开化纸少之又少。
    由于开化纸代表中国书籍印刷用纸最高水平,开化纸传统技艺的研究和复原工作迫在眉睫。开化县委、县政府高度重视开化纸传统技艺的传承与发展,2013年成立开化县开化纸传统技艺研究中心。同年,在开化非遗中心组织下,黄宏健才得以在浙江图书馆摸到开化纸珍本。
    藏书家杨子文从新闻上得知开化有这样一位一心复兴开化纸的人,就带着一本开化纸古书来访。两人交流甚欢,杨子文以书相赠。这本书也成为黄宏健翻阅最多的样本。2016年,他又有机会到北京国家图书馆,翻阅四库全书原本,进一步详细了解开化纸。
    为解决技术难题,开化还与国家图书馆和复旦大学中华古籍保护研究中心对接,寻求技术支持。2015年7月,复旦团队的加入帮了黄宏健大忙。复旦大学原校长、中国高分子化学领域的首席科学家杨玉良院士在2014年卸任后,全身心投入中国古籍保护事业,成为了开化纸的顾问。2017年3月24日,开化纸研究实验室·杨玉良院士工作站在开化县正式启用。
    复旦团队为黄宏健提供了现代科技的支撑。开化纸的复兴在黄宏健的摸索中,进入了实验室阶段。传统工艺模棱两可的表述转化为实验室的准确数据。初中毕业的黄宏健也开始自学《植物纤维化学》,系统学习造纸原理,“和专家交流,也要有点基础才行,他们和你说羟基、羧基、黏合度,不懂怎么行?”
    在杨玉良的号召下,复旦集合了化学、植物、文博、实验室、图书馆、索引等跨学科团队,为古籍保护开展各项基础研究。在复旦技术团队的支持下,开化纸产于开化的历史文献和实证研究有了基本的定论,通过多种技术手段,基本确定开化纸的原料以及理化数据,开化纸传统工艺和试制开化纸纸样的各项特性取得了突破性进展。如今,黄宏健造出的开化纸纸性已和古代开化纸高度接近。
    2017年,开化举办了开化纸制作工艺及开化纸本文献国际学术研讨会,杨玉良骄傲地向各国专家宣布,黄宏健制作的开化纸的寿命至少可达2800年。在研讨会上还展示了首张开化纸制作的铜版画——齐白石画像。打开黄色的封面,但见该铜版画约四分之三A4纸大小,栩栩如生,非常精美。
    黄宏健说:“我们接下来要加强品控,建立质量鉴定标准。”在开化县华埠镇开化纸研究中心,新的厂房正在建设中。从实验室到规模生产,黄宏健还有很多工作要做。让开化纸打开国际市场,是黄宏健下一个目标。“说到底,不能糟蹋开化纸啊!”黄宏健说

友情链接:
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网站指南
备案序号:浙ICP备05004052号
版权所有:中国民主建国会浙江省委员会